一轉眼《脫口秀大會(huì )》已經(jīng)播到了第三季,當初沒(méi)人想到脫口秀這種表演形式居然能火這么久。

從2017年1月第一期《吐槽大會(huì )》到后來(lái)8月接檔的《脫口秀大會(huì )》,三年過(guò)去了,脫口秀的春天已經(jīng)來(lái)了。但比脫口秀的爆火更早來(lái)的,是脫口秀演員李誕的熱度。很難概括他究竟是誰(shuí),是商人還是藝人,好像都是,又好像都不是。

在娛樂(lè )圈,這個(gè)人的存在就是矛盾。但是存在即合理,看過(guò)李誕的職業(yè)發(fā)展經(jīng)歷,職場(chǎng)老炮兒的修煉法則就基本可以get到一二了。

01、風(fēng)雪到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他第一次不像商人

去年的《脫口秀大會(huì )》,相聲演員于謙問(wèn)其中一位選手所在的城市是否有俱樂(lè )部,對方表示是有的,而且老板是一位相聲演員。這種即興的“抖包袱”讓臺下觀(guān)眾笑的非常大聲。其實(shí)他說(shuō)的不僅僅是一個(gè)段子,更像是當時(shí)脫口秀的狀態(tài)——火爆的一塌糊涂。

之前只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演唱會(huì )、明星見(jiàn)面會(huì )一票難求,去年脫口秀演員的專(zhuān)場(chǎng)演出也成了按秒搶票的熱門(mén),連被公認為缺少脫口秀發(fā)展環(huán)境的北京場(chǎng)都一票難求。笑果文化的風(fēng)頭正盛。

到了今年,疫情橫掃了幾乎所有行業(yè),長(cháng)期依賴(lài)線(xiàn)下開(kāi)放麥的脫口秀演員有些無(wú)所適從?!疤鞛摹敝?,演員們所在的笑果文化更是經(jīng)歷了此后一系列“人禍”。

今年5月,許久沒(méi)在節目中出現的脫口秀“天才選手”池子解約、緊接著(zhù),脫口秀演員卡姆被曝吸毒。笑果文化最有流量的兩個(gè)員工,差點(diǎn)把脫口秀再次推向“黑暗”。

在這段接連暴擊的日子之后,今年8月,他難得發(fā)微博吐露心聲:“我號稱(chēng)是給人帶去快樂(lè )的,這半年過(guò)的,感覺(jué)是在考驗我到底合不合格。我還行,希望我的朋友們也都挺住?!?nbsp;

回看這段經(jīng)歷,他選擇放棄,脫口秀或許一夜倒退;他挺住了,《脫口秀大會(huì )》第三季果真如約而至。

挺住,就意味著(zhù)總得挺住,李誕的選擇其實(shí)是生活中大多數職場(chǎng)人走向成熟必經(jīng)的一步。

在《脫口秀大會(huì )》第三季的某一期,王建國調侃:李誕現在除了我,就剩錢(qián)了!實(shí)際上李誕雖然身份是老板,但很奇怪的是他依然保持著(zhù)置身事外的“疏離”,很多時(shí)候他不僅不像商人,甚至不像藝人,更像是熟練游走于邊界內外去謀生的野生文化人。

可見(jiàn),不被身份、標簽困住,是職場(chǎng)中保持活力的重要法則。

02、才華過(guò)剩,才有機會(huì )搞事情

李誕的人設也很妙,他和娛樂(lè )圈的很多明星不同,對方立一個(gè)“吃貨”人設、“呆萌”人設,鏡頭內外有可能完全相反。而他的人設就是懶——一個(gè)懶散的“成功人士”,這是很多人求而不得的極致,并且很難被模仿。畢竟大家都知道那個(gè)被講爛了的道理:你必須十分努力,才能看上去毫不費力。

仔細想想,真正的懶人怎么可能在職場(chǎng)中走的每一步都如履平地?背后的努力一定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多?;蛟S歸功于曾經(jīng)廣告人的身份,和當老板相比,他更擅長(cháng)直接營(yíng)銷(xiāo)自己,他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件暢銷(xiāo)商品。

很多成年人在走向職場(chǎng)后逐漸失去了善于發(fā)現自身優(yōu)點(diǎn)的能力,這會(huì )讓他們在職業(yè)規劃中缺少明確方向。李誕深知,自己的亮點(diǎn)就是輸出價(jià)值觀(guān),這就是他的武器。

綜藝節目之外,對李誕印象最深刻的是去年他與作家許知遠的一場(chǎng)對話(huà)。兩個(gè)截然相反,但又存在某種統一的文化人,對談了三個(gè)小時(shí),那期《十三邀》精彩異常。

當談到創(chuàng )作者的自我問(wèn)題,許知遠表示:“對我來(lái)說(shuō),任何好的創(chuàng )作者,都是陷在自我里極深的。如果一個(gè)創(chuàng )作者不是在表達自己,他在表達什么呢?你能表達別的什么呢?”

李誕回答:“我希望活得流于表面,人是為別人而活的,我希望給人帶來(lái)快樂(lè ),不想給人添堵?!?/p>

他們兩個(gè)都是聰明人,但顯然李誕和他自己的描述一樣,“很社會(huì )”。他對生活的規則更加駕輕就熟,把自我看得更輕,這樣的好處是,觀(guān)眾接收到的信號永遠都是帶著(zhù)黑色幽默的小智慧,舞臺上的人降低的身段,觀(guān)眾的壓力就小了。

這次對話(huà)后,李誕的處世之道經(jīng)常被人拎出來(lái)談?wù)摚核朴诰d軟的化解危機,而又擅長(cháng)讓人感受到自己的真誠。

職場(chǎng)中很少有針?shù)h相對的時(shí)刻,更需要的就是像他這樣以柔克剛的智慧。

當他把自己個(gè)人的魅力釋放到最大值,直接帶動(dòng)了當時(shí)慘淡的脫口秀行業(yè)。除了擅長(cháng)營(yíng)銷(xiāo)自己,他也擅長(cháng)制造“矛盾”:把喪當做一種審美,這就是90后和生活最大的矛盾,無(wú)法和解。他三年前說(shuō)的一句“人間不值得”成了良藥,幾乎風(fēng)靡朋友圈——李誕用五個(gè)字完成了一場(chǎng)盛大的營(yíng)銷(xiāo)。 

顯然,他比傳統的文化人更懂觀(guān)眾,也更懂年輕人。 

有人把他字里行間的“喪”被視為腐蝕心智,但他們沒(méi)看到他在與人交往時(shí)的柔軟和智慧,更沒(méi)看到他親口強調的愛(ài)錢(qián)和為錢(qián)低頭。才華太厚重的人容易清高,但李誕卻把自己的浪漫主義和生活的現實(shí)分的無(wú)比清晰。

生活就是如此,事事如意的理想狀態(tài)很難達到,偶爾的低頭并不會(huì )妨礙我們到達詩(shī)和遠方。

就像李誕,他把理想寫(xiě)進(jìn)了故事里,《笑場(chǎng)》里的悲歡離合,如果不是他寫(xiě),可能要少幾分世態(tài)炎涼的滋味;他把最現實(shí)的一面留在了日復一日的生活,但依然世故的“招人喜歡”。在大眾以為才華抵不過(guò)圓滑的年代,李誕四兩撥千斤。 

也許我們的職場(chǎng)中很難遇到李誕這樣的案例,但每個(gè)人其實(shí)都有機會(huì )成為“李誕式”的職場(chǎng)人。緊握才華的同時(shí),找準最適合自己的生存方式去做實(shí)事,每一步都為自己鍍上一層鎧甲。這樣武裝好了的人,即便人間再不值得,擁有了自己的主動(dòng)權,也足夠挺過(guò)一場(chǎng)場(chǎng)風(fēng)雪。

本文由經(jīng)理人分享(ID:manashare)原創(chuàng ),如需轉載請通過(guò)公眾號后臺申請授權。

(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“經(jīng)理人分享”,一個(gè)只為職業(yè)精英人群提供優(yōu)質(zhì)知識服務(wù)的分享平臺。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,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。)

(本文屬 @經(jīng)理人分享 原創(chuàng ),轉載請注明出處并附上鏈接。)